• 三年 - [扯淡]

    Oct 9, 2016

    从上一次写博客到现在,已经过去整整三年多。快速社交媒体带来的碎片式信息将生活变成了一个花样繁多却没什么意义和万花筒,看上去很忙,看上去什么都知道一点,事实上回头想想总是说不出忙了哪些项目,又具体知道些什么。 

    这三年,我升级成了妈妈。我们的女儿叫Charlotte,19个月的她有棕色的卷发,明亮的眼睛,和像我一样爱紧锁的眉毛和宽大的额头,她一天比一天可爱,我们一天比一天爱她。

    三年里,我换了一次工作。2016年元旦过后,我决定离开待了五年的汽车公司,加入一家意大利的眼镜集团。人生的第三份工作,一开始的半年,新工作带给我的冲击是巨大的,无论是管理风格,亦或是企业文化,都与之前的美国大公司有着天壤之别。压住了无数次想辞职不干的冲动,终于坚持了下来,回头看时,只有欣慰,任何事都有两面性,万事开头难,不后悔自己的选择且问心无愧就好。

    这三年,我去了不少地方,普吉、巴黎、东京、佛罗伦萨、纽约、奥兰多、尼斯、香港……还有出差期间去过的各个城市。飞行成了一种常态。某天在从香港机场去市区的出租车上,我想到父亲。当年初次离家去南京读书,父亲百般担心,在我的行李箱上用黑色水笔写上了我的名字和手机号,怕我万一走丢了还可以有人帮我,年轻的我觉得甚是丢人。如今的我时常一个人推着行李箱走天下,去看更大、更精彩的世界。交通工具变了,心态变了,而我,也再没有了爸爸随时随地的爱。想着想着,眼泪便掉了下来。

    庆幸这三年,我和我爱的家人都还算平安健康。小本儿找到了一个适合他的行业,虽然时常争吵时常互相掀起,但是我们的感情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有所变质;妈妈跟着我们全世界的旅行,心态和身体都不错;妹妹的感情生活分分和和,至今仍是一人,希望她一个人也得活得精彩;我们的小Charlotte长得飞快,感觉一眨眼间,就从当初那个5斤刚出头的粉红小人变成了一个大姑娘;我的法国家人也都还不错,工作度假运动喝酒。

    感恩生命给我的一切。希望未来一切安好。 

     

  • 夏天过去了

    Sep 29, 2013

    这个夏天特别热。天天40度的时候,我去法国办了一场美得不真实的婚礼。妈妈、妹妹还有几个朋友不远千里飞了过去。一切都完美得像梦境一般。
    只希望,爸爸在天堂也能看到。
  • 碎片 - [Bits & Pieces]

    Sep 29, 2013

    天气突然热了,又想起去年的六月,噩梦的开始。我和爸爸去医院,拍完ct,我央求医生告诉我情况,他沉着脸说是坏毛病。我懵了,走出医院,在对面的小饭店点了两碗面,我一口也没咽下。 我生日前一天和ben一起去拿到报告,说服爸爸没跟我们一起去,拿好挂了个门诊让医生看了下,医生抬了抬眼,说没办法的,大概还有三个月吧。我们啥也没说,走出来,在烈日下觉得无比冷,我抱着他大哭了一场。 生日那天,煮了南瓜面,我们一起吃,爸爸疼痛吃不下,我也吃不下。心里很重,又不敢告诉他。

    “生活就像一场旅行,重在体验,每个转角都有新的风景,才不枉此生。” 得失只在己心。真正的阅历过了许多人生的故事,方知真正需要惆怅的事不过只有二三。

    昨天晚上在妈妈的房间,听到窗户被风吹得叭叭响,开窗看,外面空气特别好,远近的楼都可以看以很清楚,天上没有一丝云,有很多明亮的星星和飞机的雷达灯光。我叫上妈妈,在敞开了的窗前,对着天空看了很久。

    清晨梦见你了。我从中学放学回来,你一个人坐在广播站,,伏在柜台上面,说肚子痛。我摸摸你的背,全是骨头,你瘦成了一张纸。你遭受的苦,我铭记在心。恨不能替你分担。

    本打电话给我,告诉我昨晚我睡觉时突然坐起来问“baby where are we"他答"we're home"我说"are you sure? I dont wanna clean the chocolate but there is chocolate everywhere!"

    昨晚梦见下大学到处结冰的除夕,我们和姑姑在一起。大家都知道你生病,明知永别就在前方,却谁都不知道怎么办。

    整夜梦到你。前半段是你健康时候的样子,抽着烟指挥我们做这做那。后半段你生病了,虚弱但是固执。

    妈妈今天心情不好,一些东西要清理掉,我可以理解,睹物思人,自打你离开之后,我们清掉了很多东西,但是对你的思念却与日俱增。仍然不敢相信此生再也不见不到你事实,在另一个时空里,我希望你也在看着我们,享受没有我们的生活,希望有一天我们能再见。

    要做2014预算了,头疼。我不适合做与数字相关的工作,事实上,我压根不是事业型的女纸,厨房、卧室和花园大概才是我最终的归宿。

    昨晚给VITO喂罐头时不小心把手给割破了,流血,找本装可怜。家里没有创口贴,他拿了一张巨大的餐巾纸说要帮我包一下,我想着怪浪费的,这么大一张纸,就说你换张抽纸就行了,他说好,然后把那张纸扔到垃圾桶里,抽了一张小一些的递给我。。。。。

    当我们咬紧牙关,逃离地狱之门时,伤感是绊脚石

    在医院,你在准备我婚礼上的发言稿。我拍你的照片,你说病号服不好看,要脱了重新拍。那是噩梦一般的日子,最糟糕的不是噩梦本身,而是那是一场醒不来的梦。好想你!

    还记得去年最冷的时候,12月初吧,你离开前几天,我深夜从医院回家,路上一个人也没有,黑暗好像要把我吞没,我又累又怕,一路飙着泪一个人赶回家,心里那么多苦,天要塌下来了。睡一场安稳觉也只是奢望。

    我不怕吃苦,我怕的是吃再多苦也改变不了结局。

    在广州,所有的中国城市,都是一样的,真可惜。

    香港文化融合太大,基本感觉不到象是中国城市,连着两晚喝到两三点,昨天还暴走一天,累死了。这地方太挤太吵也太贵,不适合我。

    那时你的心里一定装满了无人可倾诉的痛苦和对死亡无边的恐惧。永远爱你想念你,以后当妈了也定会反复向你未见过面的孙辈谈论你。

    初到香港,天气又闷又热,地铁出来已经是华灯初上,和朋友约在中环的某酒吧,想先碰上面,再去住处放行李及洗漱。酒吧所在的那条路人行道极窄,且由各种宽度的石阶组成,我们每人一个行李箱,上上下下,没几步就走得满身大汗,心里诅咒无数回,这见鬼的地方。

    “这是一个人们的不安感越来越普遍的年代,每个人都不可能保证自己不会在某个瞬间走向绝望。我们都在一棵绝望的大树上抽枝开花,周围那些血色的果子不是不可理喻的怪胎异类,他们与我们本是同根生

     

  • 想您 - [想您]

    Jul 8, 2013

    周六晚上和小本儿、妈妈还有妹妹一起正在吃饭时,我的手机响,陌生号码。电话中的声音有点耳熟,问我是不是张CG的家属,我说是,他说他是肿瘤医院的花医生,问我爸爸最近怎么样。我有点恍惚,他们也觉得有点莫名,大家都对视了一下,我告诉了他爸爸的情况。他应该是来做调查的,并且也表示这个病的确没有什么有效的办法。挂了电话,大家都默默地扒了几口饭,我也迅速地转移了话题。 

    感觉怪怪的。

    离去年那个冰冷的夏天已经整整一年了,你离开我们也已经近7个月了,你离开之后,每一天我们都在努力充实自己的生活,让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开来。对我而言,我永生不想也不会忘记你,我希望多年后,我们能再见,那时你还能握握我的手,用你那一贯严谨的标准再批评我一次。希望你在另一个世界一切安好,我们每天都很想你。

  • 上个周末和小本去宜家,买了个架子,本来打算用来放盆栽和植物,装好后发现还蛮好看的,花花草草放在上面又怕会让VITI给摧残为残花败柳,所以决定用来放小本的蓝光碟和各种DVD。理好后,干脆一鼓作气,把整个书柜都整理了一下,扔掉很多书和本子,也找到很多回忆。

    在我那文艺且伤感的少年年代一直到网络社交媒体大热的前些年,我一直保持着手写日记的习惯,家里旧时的书信和日记本虽然有些残破也鲜少触碰,却一直多年来跟着我多地辗转。而这次我特别注意到的,是07年9月份的那本。

    现在看来,那时的我幼稚但多情,有点像我如今时常表示不解和不屑的那种人,翻看那本日本记,我总是觉得难堪,真高兴,经过时光的磨练,我再也不会犯同样的错误了。成长是一件好事,虽然年纪上去了,但是回头望望,我总是对今天感到欣慰。

  • My two handsome boys - [Photos]

    Jul 1, 2013

    你们给了我很多快乐,和你们一起,就是家。

    photo 3

    photo 4

    我们最喜欢VITO把头压在地上,瞳孔放大,耳朵也耷下来,时时准备进攻的小模样。
    photo 5

    他对一切禁区有着浓厚的兴趣,每次我们都阳台,他都要么趴在纱门上摸索怎么开门,要么坐在门后的地板上喵喵抱怨。星期六有晚霞,我们把他抱在手里,带上在阳台上看了看,他点怕,小爪子全部张开了,但是因为拍照的角度问题,他看上去,像个俯视人类的小老板!
    photo 1

    photo 2

  • 六月过去了 - [Photos]

    Jul 1, 2013

    昨天又是6月30号,小本儿尽其所能地给我过一个朴实又温馨的生日。已经是我的第10个19岁生日了吧,年纪大了,对这样的日子也分外无所谓起来。小本儿的外公外婆、爸爸妈妈还有他的朋友都给我发来短信或者打来电话,他们是我在法国的家人,我也要爱他们。

    每年我的生日一过,盛夏就正式地来了。7月9日是六月初二,对于我妈妈来说,那才是我真正的生日,而且我也是30岁了,妈妈会来上海请我们吃饭,最近一直微信和她时时联系,她健康高兴,我就满足了。

    六月是告别的季节,我的supervisor换工作了,我也被升了一下职,是机遇,也是挑战,我所选择的方向是对的,而我所需的,只是更多的努力和成长。

    6月底GM全球CEO来上海,我作为公司妇联的一员,与广大妇女一起与其合影。SAM_3560

    夏天来了,加油加油!!妈妈和妹妹的签证很容易就签下来了,我非常高兴,七月,我们要相聚法国啦~~

  • mon petit chat - [小猫Vito]

    Jun 26, 2013

    vito长得很快,越长越帅,也越来越调皮了,所有会动的东西,都要年上去咬几下,家里的破坏大王,但是每次睡醒了或者几个小时不见我们,我们门一开,他便会喵呜一声,然后伸着懒腰竖着尾巴走过来求抚摸。一说到他,我们的脸上都会不自觉地带着微笑,他真的很可爱。

    猫是仪态万方的生物,vito是我们家庭的一员,但是我们也许永远也不能理解他的世界。

  • 散步 - [Photos]

    Jun 26, 2013

    去外公外婆家吃饭,天气不错,酒饱饭足之后,年迈的老外婆说想带我去看周边一个公园。法国正是春天,各种花开得美艳。

  • 在没有去过迪斯尼之前,一直觉得这是一个小朋友的天堂,但是去了之后,才意识到,它其实是所有心中有梦想的人的天堂。在那个梦境一般的世界里,我好几次热泪盈眶。不枉此行,而且我又有了一个新的梦想——去遍世界上所有的迪斯尼乐园。

    说起梦想,想起来几年前,新来的部门总监召开欢迎会,人事让大家做一段自我介绍,我说完了之后,人事问我:“你有什么梦想吗?”,我说“没有”。现在想来,当时的自己的确是没有什么梦想的,父母身体健康,我感情顺利,工作尚可,还有一帮爱我懂我的朋友,在那时的我看来,梦想是一个虚无的东西,我想要的并不多,而我也几乎拥有了自己想要的一切;而现在,如果有人再问我同样的问题,我一定会说:“我的梦想是和一个都不少的全家一起旅行,和爸爸在一起的时光再多几年,让他看到自己的孙辈,还有和Ben去看世界”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