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年 - [扯淡]

    Oct 9, 2016

    从上一次写博客到现在,已经过去整整三年多。快速社交媒体带来的碎片式信息将生活变成了一个花样繁多却没什么意义和万花筒,看上去很忙,看上去什么都知道一点,事实上回头想想总是说不出忙了哪些项目,又具体知道些什么。 

    这三年,我升级成了妈妈。我们的女儿叫Charlotte,19个月的她有棕色的卷发,明亮的眼睛,和像我一样爱紧锁的眉毛和宽大的额头,她一天比一天可爱,我们一天比一天爱她。

    三年里,我换了一次工作。2016年元旦过后,我决定离开待了五年的汽车公司,加入一家意大利的眼镜集团。人生的第三份工作,一开始的半年,新工作带给我的冲击是巨大的,无论是管理风格,亦或是企业文化,都与之前的美国大公司有着天壤之别。压住了无数次想辞职不干的冲动,终于坚持了下来,回头看时,只有欣慰,任何事都有两面性,万事开头难,不后悔自己的选择且问心无愧就好。

    这三年,我去了不少地方,普吉、巴黎、东京、佛罗伦萨、纽约、奥兰多、尼斯、香港……还有出差期间去过的各个城市。飞行成了一种常态。某天在从香港机场去市区的出租车上,我想到父亲。当年初次离家去南京读书,父亲百般担心,在我的行李箱上用黑色水笔写上了我的名字和手机号,怕我万一走丢了还可以有人帮我,年轻的我觉得甚是丢人。如今的我时常一个人推着行李箱走天下,去看更大、更精彩的世界。交通工具变了,心态变了,而我,也再没有了爸爸随时随地的爱。想着想着,眼泪便掉了下来。

    庆幸这三年,我和我爱的家人都还算平安健康。小本儿找到了一个适合他的行业,虽然时常争吵时常互相掀起,但是我们的感情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有所变质;妈妈跟着我们全世界的旅行,心态和身体都不错;妹妹的感情生活分分和和,至今仍是一人,希望她一个人也得活得精彩;我们的小Charlotte长得飞快,感觉一眨眼间,就从当初那个5斤刚出头的粉红小人变成了一个大姑娘;我的法国家人也都还不错,工作度假运动喝酒。

    感恩生命给我的一切。希望未来一切安好。 

     

  • 上个周末和小本去宜家,买了个架子,本来打算用来放盆栽和植物,装好后发现还蛮好看的,花花草草放在上面又怕会让VITI给摧残为残花败柳,所以决定用来放小本的蓝光碟和各种DVD。理好后,干脆一鼓作气,把整个书柜都整理了一下,扔掉很多书和本子,也找到很多回忆。

    在我那文艺且伤感的少年年代一直到网络社交媒体大热的前些年,我一直保持着手写日记的习惯,家里旧时的书信和日记本虽然有些残破也鲜少触碰,却一直多年来跟着我多地辗转。而这次我特别注意到的,是07年9月份的那本。

    现在看来,那时的我幼稚但多情,有点像我如今时常表示不解和不屑的那种人,翻看那本日本记,我总是觉得难堪,真高兴,经过时光的磨练,我再也不会犯同样的错误了。成长是一件好事,虽然年纪上去了,但是回头望望,我总是对今天感到欣慰。

  • 一月最后一天 - [扯淡]

    Jan 31, 2013

    没几天就要过年了。要回家陪妈妈一起过年,有点担心。我们没有约定好,却都一起小心翼翼地绕开一些敏感的话题。去年过年时,BEN第一次去我家,全家聚在一起,其乐融融,而我们谁都不知道,那是我们与父亲一起度过的最后一个春节。

    想来便觉得无比心酸。明天和意外,谁知道哪个先来。

    2013年将会很忙吧。三月和妈妈、Ben还有妹妹一起去泰国,计划已经几乎全部定好; 五月和BEN一起去希腊参加Jaco和Lena的婚礼,顺带去一下法国,这几天要看机票了;七月底有在法国的婚礼。下半年暂时还不知道。只是很想这一年,多走些地方,多看看不同的风景和人。

    和Ben的生活,渐渐走上了正轨。很感谢他,在过去的大半年里,尽其所能地陪伴和安慰我。这一切,对我们来说太艰难,但是我们都成长了许多。

    2013年,除了旅行外,还想好好学点法语,多拍拍照片,多陪陪妈妈。

  • 我会想念你,和你们。

    大四,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的大学生活,开始进入倒计时
    新生报到,我们唤作“小孩”
    小孩们脸上好奇羞涩的微笑,刺痛了我们的眼睛,

    四年前的九月
    我们也这样懵懂地站在南师大的门口
    感叹校园那么大那么大 感叹学生那么多那么多
    我们也把如此灿烂的笑容展露在阳光之下
    可是现在
    那种刚进大学的兴奋和张扬,在心底的某个角落早已尘土不扬.

     2006年的5月,我忙毕业论文
    焦头烂额,每一天都在MSN上跟同学交流进度
    五月底回学校
    一直没有太深的意识我将永远告别这个地方
    或者说我将再也不能以同样的身份站在这座美丽的校园

    我一直不去想毕业的种种,我一直这样,不想面对的事,总以为逃避了就真的不会发生了
    可是事实上,那个日子还是越逼越近
    眼睁睁地,无计可施

    图书证清了
    看着那个大叔拿出大剪刀毫不留情的把陪伴了我四年的图书证剪得只剩三分之一
    我有点憎恨他的残忍和无动于衷。

    64号,回校
    傍晚我出门,不停地走路
    想要狠狠地记住每一个人每一栋楼每一条路
    在仙林,度过了一个无比平静我夜晚
    交了钥匙,从此,32428的大门,不再为我敞开。
    中北029班将永远不存在了。

    5号,毕业典礼,很让我感到遗憾的是,地点不是设在南师
    我们像一个个美丽的橙子
    一个姑娘唱歌时自己哭了
    我害怕她的真挚的煽情
    周围那么多人
    我不好意思自己哭起来很难看

    人走得越来越多,宿舍越来越空。
    一切开始恢复成为四年前我们刚进来时候的样子
    楼下车水马龙,热闹非凡。楼上宿舍里,家长们像每一次放长假一样,帮忙收东西
    大家长久地分别,疏于联系,然后开学时,笑脸如花地再见。
    可是这一次,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我只是说走了走了 就走了
    没有拥抱,没有眼泪
    由于赶车,我甚至没有去跟别的同学告别

    还记得02年平安夜的雪么
    还记得非典时期的恐惧么
    还记得考专四前集体翘课去逛街么
    还记得不断电的晚上我们一起看恶作剧之吻么

    一切清晰如昨
    只可惜,竟要分离。
    一转眼,很多事,竟已与己无关
    一不小心,我们已是,局外人。 

    我希望
    每一天,都能像我们拍毕业照的那天一样
    我们站在明晃晃的太阳下
    笑颜如花

    我会想念你,和你们。

    站在2006年的尾巴上

    2006年已经跟我牵手了近365次,现在它将离我远去。

    06
    年年初的时候,接到IPI的电话,然后过完春节,开始上班。打电话给我的人,成了现在的好同事。

    26号,开始工作。不会用打印机不会发传真接电话会结巴,有抱怨有烦恼有欢喜。一点一点的让自己适应,努力改掉我的粗心我的大意我的不满我的没有耐心,安静地观察所有的潜规则,让自己溶入其中。

    不主动去争取什么,也绝不放弃本应该有的。

     


    之后的几个月,毕业论文。频繁地往返于南京
    -上海的列车上,频繁的请假。

    终于65号,彻底告别了我的学生时代,彻底告别了南京。从那天开始,我再到南师,再到仙林,再到南京,都不再会有归属感。没有太多的伤感和不舍,仿佛只如固定程序一般,说散就散了,说走就走了。分开后继续各自的未卜的前程。

    不再有暑假,不再有开学,不再有期末考试,不再住集体宿舍…

    或许我们怀念的并不是那些人和事,而是处在那个其中的我们自己。

     


    再然后的时间便过得飞快。朝九晚五,周末有时会跟老同学或朋友见面。聊起很多从前和以后。

    有的时候,我爱朋友甚至等同与爱自己。

     


    2006
    年的秋天,上海终日阴雨。天冷的时候,特别容易想起从前。

    上班,下班,吃饭,睡觉,买东西,逼自己每天看一点书。

    安心地和他在一起。装小新装小丸子装无赖泼皮装村长,为了剪坏头发长胖两斤想念妈妈无理取闹哭哭啼啼。

    不知道爱情到底是什么。只是手拉手走在路上,看过去是被宠爱的女子。

     


    和爸爸妈妈通电话,少则几小时,多则几天。听他们唠叨。

    感谢用淡淡语调跟我聊天的爸爸,朴实却句句真理,永远不放弃自己的追求,坚持,并且忍耐。

    感谢一直想念我的妈妈,舍不得我离她那么远。我会一直握着你的手,听你的话。

     


    12
    月,阴霾很象久的上海,终于进入冬季。年底将至,工作上的事渐渐多了起来。一点点的实践累积,总算一切还算有条不紊。

    暖人心窝的情节永远存在,变的是人,不变的是我们年少的时光。

     

    冷漠的人,谢谢你们曾经看轻我,让我不低头,更精彩的活。
     

     

    令人欣慰的是,这一年,父母是健康的,自己是踏实的,爱情是平坦的。

     

    回头看时,面带微笑,诚心期待明年会更好。

    ——————————————————————————————————
    感慨:
    1. 我的确如自己当年所说的,几乎不怀念学生时代,偶尔想起,更多地也只是想念那个时代的自己。
    2. 我以前还真是怪多愁善感的。
    3. 岁月对人的改变和雕琢是巨大的。

  • 大寒,大雪 - [扯淡]

    Jan 20, 2011

    上海已经持续下雪三天了,这个冬天真是漫长。

    早上起晚了,没去赶班车,一路滑到地铁站,N次趔趄。马路上,树上,车上都是冰雪,时间仿佛又回到了08年。那时我一个人在上海,心情阴暗,脸上冒痘,作息反常,生活一团糟。张桑即将毕业,时不时来面试一下,住在我的房间。那年的春运是一场噩梦,幸运的是我家不是那么远。

    而现在,三年过去了,表面上很多事情都变了,内心里的东西却一直保持着原来的样子。

    就这样吧。。。。。。英文没见长,中文却日渐退步!

  • 2010总结 - [扯淡]

    Dec 31, 2010

    2010年,是在喝了不知道多少杯但仍然头脑清醒的状态中开始的。零点我接到本从法国打来的电话,在冷空气光临之后的大街上看别人点烟火,听他说Have fun, I love you, Happy New Year。回家的时候,个个都醉得舌头打结,话也说不清,心里说不出是开心还是难过。这好多年来,每一年的新年,我身边都有我喜欢的朋友们,但是我爱的人却总是不知道在哪里。

    整个上半年,我都对电话、MSN和SKYPE无比厌恶,我讨厌没完没了地对着电脑屏幕或者手机话筒和本说话,所以越来越多地,我开始说一些堵气和伤人的话,说完自己又后悔,觉得总有一天,所有人都会讨厌我和我的坏脾气。

    元旦过后春节之前,天气很冷的时候大呆结婚了,我赶去参加了他的婚礼。我们曾经是最好的朋友,但是在他有了女朋友之后便疏远了,现在的我们几乎没有了任何联系。也许人就是这样慢慢长大的吧,虽然到现在我仍然对这种方式耿耿于怀,但是打心底里,我还是希望他幸福并且永远不被抛弃。
     
    接了一份杂志社的零活,每月一刊,钱不多,但还算有趣,且当零花。
     
    三月份去了一趟厦门,几天吃吃喝喝走走停停。“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确是最适合形容这个城市的语句。每一处都如想象中的那般美。上海阴雨绵绵,而那里却俨然已是初夏。天气好极了,我们在海边骑自行车,去田里摘新鲜的草莓,在酒店阳台上看星星吃水果……我一直想我还会再去的,和我心爱的人。
     
    旅行回来后,上海也开始春光乍泄了。天变得很蓝,公园里开满了花朵。我和妹妹还有球去公园散步和拍照。阳光明媚,柳树发芽,樱花盛开,那些日子真是美极了。可是没多久,四月的上海便又恢复了连绵的阴雨,尽管花也开了树也绿了春天似乎要来了,但是基本看不到阳光,终日又阴又冷。每天早上出门前,我都收拾一下自己让自己看上去容光焕发,可是却总是无可避免地在喧闹的夜色中,灰头土脸的归家。

    本每天都给我写邮件或者打电话,可是因为分开的时候太长,四月我们有了一次看似很坚定的分手。第二天我如往常一样收到他的邮件,他打了三个:(。接下来的几天我们没有任何联系,周末早上早上九十点看到他还在线,隔着六个小时候的时差,不知道他凌晨三四点时对着电脑在想些什么。后来我收到他一封很长的邮件,看完后对着屏幕掉了几滴眼泪——其实一直以来自己并不是不想念,只是忘了一直在想念而已,对我来言,他是亲人一般的避风港。
     
    五月份又去了一次厦门,只是不是跟心爱的人,而是跟同事。一到外地,大家便成了朋友。空着一晚四位数的酒店大床不睡,男男女女挤在一个房间里通宵聊天,看着天一点点亮起来。冒着雨去海边散步,拍各种搞怪的照片,说各种好玩的笑话,很开心。五月洋洋结婚了了,汤圆拍结婚照了,妹妹恋爱了,我把头发拉直了。周末有时我和朋友们去拍照,有时去各种派对玩。认识了一些新的朋友,有些现在已经连名字都忘了,有些有过短暂的交集但现在还是疏远了。
    我的又一个19岁生日过后,盛夏就来了。
     
    2010年夏天的上海特别热,但也特别美。天蓝得让我根本无瑕抱怨炎热的天气,在强烈的阳光下被晒得皮肤发烫,也仍然好高兴。入了一个卡片机随着带着,终于又可以随时随地卡擦了。和婕还有史Li小聚了一次,快乐小分队们在苏州碰头,有些朋友就是好多年不见,再见面也还是跟从前一样,亲切无比。
     
    8月21号晚上,在离开一年零13天之后,本回到上海了。我们开始频繁地见面,吃饭聊天压马路,一起见各自的朋友,在一起渡过很多时间并且从不厌倦。日子过得飞快,每次看到他,我就像散了架一般,心迅速地沉淀下来。我们仍然有很多很多坏毛病,他太懒散,我控制欲太强,但我时时提醒自己给对方信心最重要。
     
    九月参加了婕和洋的婚礼,她们是我小时候和长大后最好的朋友。我一直抵触婚纱照和婚礼,但是看到她们幸福的脸,我时常觉得很感动。身边的好朋友都一个个嫁为人妇了,我自己已经迟到了,可是又能怎么办呢?我很怕生活中所有的“我想”都变成了“我应该”。
     
    十月决定辞去当时的工作,一切定下来之后的日子妙不可言,终日想吃就吃想睡就睡,生活规律,和本在一起什么也不做地虚度了很多光阴,被他长长的胳膊抱住时,我总希望能长久地在那里待着。11月初开始休假,每天睡到自然醒,然后在星巴克里泡着。花两个小时做按摩,三个小时吃晚饭,四个小时剪头发……毕业后我就再没有过如此休闲的时光。月中到月底,我们一起去了一趟越南,因为时间不算很多而且也不想自己太累,所以基本上没有在越南国内旅行太多。只是租了海边的酒店,每天无所事事,大吃大喝散步晒太阳,真正像渡假。
     
    越南之行回来后的第一个周一便到GM报到了,开始新的生活。这个转变对现在的我而言,再合适不过。新的环境充满了机遇和挑战,周围很多精英人才,一切对我来说都是崭新的。上海慢慢进入了冬天。日子注定在2010年,转一个弯,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这一年做了一些该做的决定和选择,也做了不少离谱的事,伤了自己和一些人的心。还是有很多别人希望我完成但一直未完成的事在等着我,我不知道命运会如何安排,但是我相信它一定会给我最适合我的。这一年意义非凡,最大的收获莫过于家人平平安安,本回到了我身边,以及换了工作。

    Dearest Ben, there are lots of things that I love about you, but I think what I love the most is the way I feel when I am with you. I have peace deep inside. I am the best possible version of myself when you are around. We are so different on many aspects, but I guesss that's what makes it more beautiful. Although there are bound to be many many difficulties, maybe more than we could ever imagine, I have faith. I hope things will work out, and for the record,  I will not take another long-distance relationship.

    2011年,努力工作,好好锻炼身体,爱爸妈爱妹妹,争取解决一些现实问题,最少出两次远门。。。我还是不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的,但是又有谁真的知道呢?最差的结局莫过于一切重新来过。

    希望2011年的大家伙都更牛掰吧~~!




     
  • 转眼在新公司上班已经整整一个月了,渐渐也习惯了早睡早起和周末补觉。新工作暂时还不是特别忙,但是挑战肯定会有的。这里遍地是精英,我得时不时提醒自己多看多学,低调做人。虽然只是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但是我已经非常喜欢新环境和环境里的人,有太多要学的东西和值得我学习的对象。从长远看,这也是一个适合长期发展的平台,未来是怎样谁也不知道,现在能做的唯有踏实地做事。

    和小本儿提到过几次关于未来的打算,他问我是否可以5年后随他搬去法国,我没有回答。我曾经跟爸爸说过,不会离开他们那么远,但是如果一定要二远一,我又该如何选择呢?转念一想,这还是数年之后的事,估且先放一边吧!目前的现状对我们而言,并不是很有利,每一个人的观点和想法我都可以理解,但是我不可能让每个人都高高兴兴。我很怕父母对责备我或者对我失望,我太爱他们,所以我憎恨那些不得不发生的互相不理解。

    麦克这个月离开上海了。很突然,我们短暂地在陆家嘴见过他一面,整个晚上他一直言行古怪,比如不记得是否叫过服务生,比如一直花钱大手脚的他说35块一杯的红酒很贵,比如在餐桌上给我发了份邮件让我当时别看回家再看……上出租前,我们拥抱了一下,他说“再见,我会想你的”。后来的某个周末,我去了他的告别派对,来了很多他的朋友,有些我认识,有些不认识。他中途发了次言,给在场的三四个朋友发了纪念品,我拿到的是那张曾经一起看过的影碟。也许再也不会见面了,是否有过误解也已经不再重要了,他对我而言,将是一个偶尔会被想起的朋友。

    2010年很快就要过去了。

  • 默念 - [扯淡]

    Dec 15, 2010

    反复提醒自己,言多必失,做人要低调。

  • 算命 - [扯淡]

    Oct 8, 2010

    说到算命,张爸爸很严肃地给我讲了一个真实的故事。

    说当年他在某地工作时,当地有个传说中特别灵验的瞎子算命先生。迷信的人们一传十,十传百,这位瞎子先生变得非常有名,远近有病有难的都去找他算上一卦。瞎子每天忙得不得了,成天忙着帮助众生逢凶化吉,去病消灾……
    可是有一天,他的亲生儿子走路一不小心掉到茅厕里,竟然淹死了。

    哈哈哈哈哈哈,张爸爸一本正经地讲这个给我听时,我笑得差点喷出饭来。后来每每想到,我就忍不住要笑出声,哈哈哈,实在太好玩了!哈哈哈。。。

    所以说,我从来对所谓看相算命的不屑一顾。自己尚且前途未卜,还要靠着到处招摇撞骗谋生,居无定所或者沿街讨生计,又怎么可能预测甚至改变别人的命运呢。

  • 除了写日志,我是一个不经常与人倾诉自己私事的人,大约是天生有一种安全感和信任感严重缺乏的惯性,总要与人保持适当距离才觉得安全。而同样,当别人主动与我分享私事,我觉得荣幸的同时又经常会觉得惧怕,因为我并不具备应对这样分享的能力。一到别人需要安慰的时候,我就变成了一个极其口拙的人。

    我不喜欢八卦,不喜欢与别人相比,也不热衷于通过别人的人生轨迹来判定自己的成败。我有时只会糊涂地应对人生,对不喜欢的东西装作没看到,对得不到的东西把它想得没那么好。我只有在开玩笑贫嘴的时候才伶牙俐齿,也只有对付八竿子打不着自己的事情时才能言善道。

    对自己的事,我向来采取的是“能改变就改变,不能改就闭嘴”这样的简单疗法,强迫自己很快接受现实并想办法应对,而不是来回啰唆的反复。耐心等待时间施展魔法,以及出门找朋友玩儿,除了这两样,我完全没有别的应付伤害或者挫折的招。

    一个真诚的流氓和一个虚伪的老实人,也许前者更好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