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过年 - [Bits & Pieces]

    Feb 16, 2013

    又是一年春节过完了,父亲离开我们之后的第一个春节,再怎么粉饰太平,也仍然可以感觉到所有人或深或浅的忧伤。

    第一次,除夕夜不用贴春联、放鞭炮,虽然觉得省事,却极不习惯。脑海中所有关于除夕的记忆都是与父亲一起,下午去公墓看望爷爷奶奶,傍晚他贴春联,我打下手,帮他搬凳子和传东西,晚上等妈妈把晚饭准备好,我们一家一起看春晚、吃晚饭,再晚点他给我们守岁钱,让我们夜里尽量不要起床。等到零点过了,他会开门放鞭炮,然后我们一起去睡觉,迎接第二天新的一年的开始。这一整天,他的手机总是响个不停,是各地合作商给他发来的拜年短信,一般晚饭吃完了,他便会戴上眼镜,也同样编辑一条满是吉利话的短信发出去,他太较真,即便是这样一条可有可无的短信,他也认真对待,咬文嚼字,反复修改很多遍。2013年的除夕,我和妈妈去看了爷爷奶奶,带上小本儿和香一起去看了父亲。他的手机仍然响个不停,只可惜,他再也不可能回复了。我们没有等到12点便都入睡了,没有了你,我们都很难过,我太想你,真想再握握你的温暖的大手。

    年后便是各种吃吃喝喝,天增岁月人增肉。走了几家多年未去过的亲戚,又冷又无聊。初四,我们便和妈妈一起回到了上海,我希望换个环境,能让她短暂地忘记一下忧伤。

  • 上海下雪了 - [Photos]

    Feb 16, 2013









  • 给你画张像 - [Photos]

    Feb 16, 2013


    在蒙马特高地。

  • 昨天晚上和小本儿进行“不许说英语只许法语或者中文”的游戏,虽然他中文很有限,可同样的词句翻来覆去地排列组合,竟然也能凑成一段比较长的话来。

    这两天,在他的强烈要求下,一起看了两部《夺宝奇兵》。他仍然有着小男孩的一面,蝙蝠侠时总幻想自己是bruce wayne,而最近,他又再次中了Indiana Jones的毒不可自拔。我们俩,一个是梦想家,一个是实干家,但是凑在一起,竟然也能快乐地过日子,真是不可思议。我其实一直很感激我的朋友洋和我说过的一句话,在我对和BEN的感情最抱怀疑和不确定的时候,有一天,她和我说“你们就放心地往前走吧,我看好你们。”这句话,给了我很多鼓励。

    今天是长假前最后一个工作日,我仍然在上班。中午与同事吃饭,同坐的一位大龄单身同事深感回家过年应对父母的压力与无奈。我特别理解,也深深赞同他所说的——之所以在被父母问到此类问题时感到愧疚,其实因为在你自己内心深处有一块,你也觉得父母的担忧是正确的。每每说到这样的话题,我总是会想起我的父亲,他一直对我的感情之路十分担忧,对我所做的选择又觉得不可理解,但是让我欣慰的是,他能在有生之年,亲眼目睹我嫁给可以托付余生的男人,我希望我们都不要辜负他的希望。

  • 职业女性 - [Photos]

    Feb 7, 2013

    就是我。

  • 想您 - [想您]

    Feb 7, 2013

    今天早上在地铁里,收到原来在公司实习的美国同事的邮件,很久没有联系,她问我最近怎么样。于是我短暂地回忆了一下我的2012年,在说到"we tried our best and did everything we could but still lost him in December"时,眼泪一下子不受控制流出来。而正好,突然有人拍我的肩膀,隔着泪花一看,是乘坐同一辆地铁的同事。好尴尬。

    昨天晚上又梦到你了,又是不好的回忆。梦中,你再一次离我们而去,而我却不在你身边。赶回家时,叔叔和我提起你,我看到他眼中含满了泪水。你太可怜太可惜,我至今仍然不想接受这个事实。很多个夜晚,躺在床上关了灯,眼前浮现出你的身影和表情,很伤心,痛哭再多次也不会有所缓解。生病后,你很情绪化,经常说着说着话,眼泪就流出来,你是那么坚强的人,在那之前,我几乎从未见你哭过。你一定也是为自己觉得可惜和无奈吧。

    今天把移动硬盘插上,复制出了所有你这些年的照片,以前的你,原来是有些微胖的。你很要好看,所以生病后,我们就自觉地少帮你拍照,怕你不喜欢。现在想来,好生后悔。

    明天我要回家了,陪妈妈过年。

  • 没有安排什么特殊的活动,和小本儿在一起,想到什么做什么,很轻松,也很高兴。
    (电脑借给MM了,所以IPAD不能传东西,公司电脑不能拷贝出来,所以最近只能手机照了)

    和朋友去打壁球,实在太简单粗暴,空间又太封闭,我还是更喜欢网球。

    去我们最爱的法国烘焙店食早午餐

    打完球走路回家,夜晚的延安路高架美极了。上海真是位妖艳的少女。

    小本儿创作灵感大发,一定要拍到此一游照。。。

    星期天,几乎没有出门。他闲着无聊,拿出吉它,给我唱了几首歌。

  • 跳舞 - [Bits & Pieces]

    Feb 6, 2013

    今年年会继续跳舞,今年排的是牛仔,每周两到三次,午休的时候在大会议室或者健身房内集中,跳到满头大汗。

    我的舞伴是来自财务部的一个印度人,做事很较真,一板一眼,非常勤奋。一开始因为不熟且毕竟是同事,大家都觉得有些尴尬和不好意思,但是很快,大家就适应了这种假装亲密的关系。合作非常愉快。

  • 失眠 - [想您]

    Feb 1, 2013

    昨天晚上吃饱喝足洗漱完毕躺到床上,毫无睡意。

    黑暗中,想到你,哭出声来。揉眼睛,又怕第二天眼睛会肿,所以干脆不睡了。本也不睡,说要陪我。跑到另一个卧室,站在窗前,看了看深夜的上海。楼顶的灯都熄了,交通灯红红绿绿地闪烁,路上没有行人,偶尔有车子开过,下过雨,地上湿漉漉的,轮胎压过时,发出吱嘎的声音。

    也许是那最后半年给我们的冲击和打击太大了,所以我和妈妈都一样,仿佛失忆一般,忘记了你健康时候的样子,看以前的照片或视频时,想起来你曾经那么健壮,都觉得有点认不出你来。你的肩膀和大手曾经是我们最坚实的依靠,可是以后,我们就得靠自己了。我不怕万事都得靠自己,我只是怕你忘记我们。希望你在那边不要太受苦太劳累,我也希望在另一个平行空间里,我们有一天,能再相见。

  • 手机照片 - [Photos]

    Jan 31, 2013

    小本儿总是想讨我欢心,时不时给我一点小惊喜。

     

    去舅舅家,天气特别好,天空非常蓝。一路上,看到种地的人们,家家都坐在门口的长条凳上晒太阳。男人们凑成一桌打麻将或牌,女人们则是年轻的在要么抱着娃,要么磕瓜子,年长的也三两成群,要么拣菜,要么拉家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