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 love my colleagues.

  • 我会想念你,和你们。

    大四,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的大学生活,开始进入倒计时
    新生报到,我们唤作“小孩”
    小孩们脸上好奇羞涩的微笑,刺痛了我们的眼睛,

    四年前的九月
    我们也这样懵懂地站在南师大的门口
    感叹校园那么大那么大 感叹学生那么多那么多
    我们也把如此灿烂的笑容展露在阳光之下
    可是现在
    那种刚进大学的兴奋和张扬,在心底的某个角落早已尘土不扬.

     2006年的5月,我忙毕业论文
    焦头烂额,每一天都在MSN上跟同学交流进度
    五月底回学校
    一直没有太深的意识我将永远告别这个地方
    或者说我将再也不能以同样的身份站在这座美丽的校园

    我一直不去想毕业的种种,我一直这样,不想面对的事,总以为逃避了就真的不会发生了
    可是事实上,那个日子还是越逼越近
    眼睁睁地,无计可施

    图书证清了
    看着那个大叔拿出大剪刀毫不留情的把陪伴了我四年的图书证剪得只剩三分之一
    我有点憎恨他的残忍和无动于衷。

    64号,回校
    傍晚我出门,不停地走路
    想要狠狠地记住每一个人每一栋楼每一条路
    在仙林,度过了一个无比平静我夜晚
    交了钥匙,从此,32428的大门,不再为我敞开。
    中北029班将永远不存在了。

    5号,毕业典礼,很让我感到遗憾的是,地点不是设在南师
    我们像一个个美丽的橙子
    一个姑娘唱歌时自己哭了
    我害怕她的真挚的煽情
    周围那么多人
    我不好意思自己哭起来很难看

    人走得越来越多,宿舍越来越空。
    一切开始恢复成为四年前我们刚进来时候的样子
    楼下车水马龙,热闹非凡。楼上宿舍里,家长们像每一次放长假一样,帮忙收东西
    大家长久地分别,疏于联系,然后开学时,笑脸如花地再见。
    可是这一次,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我只是说走了走了 就走了
    没有拥抱,没有眼泪
    由于赶车,我甚至没有去跟别的同学告别

    还记得02年平安夜的雪么
    还记得非典时期的恐惧么
    还记得考专四前集体翘课去逛街么
    还记得不断电的晚上我们一起看恶作剧之吻么

    一切清晰如昨
    只可惜,竟要分离。
    一转眼,很多事,竟已与己无关
    一不小心,我们已是,局外人。 

    我希望
    每一天,都能像我们拍毕业照的那天一样
    我们站在明晃晃的太阳下
    笑颜如花

    我会想念你,和你们。

    站在2006年的尾巴上

    2006年已经跟我牵手了近365次,现在它将离我远去。

    06
    年年初的时候,接到IPI的电话,然后过完春节,开始上班。打电话给我的人,成了现在的好同事。

    26号,开始工作。不会用打印机不会发传真接电话会结巴,有抱怨有烦恼有欢喜。一点一点的让自己适应,努力改掉我的粗心我的大意我的不满我的没有耐心,安静地观察所有的潜规则,让自己溶入其中。

    不主动去争取什么,也绝不放弃本应该有的。

     


    之后的几个月,毕业论文。频繁地往返于南京
    -上海的列车上,频繁的请假。

    终于65号,彻底告别了我的学生时代,彻底告别了南京。从那天开始,我再到南师,再到仙林,再到南京,都不再会有归属感。没有太多的伤感和不舍,仿佛只如固定程序一般,说散就散了,说走就走了。分开后继续各自的未卜的前程。

    不再有暑假,不再有开学,不再有期末考试,不再住集体宿舍…

    或许我们怀念的并不是那些人和事,而是处在那个其中的我们自己。

     


    再然后的时间便过得飞快。朝九晚五,周末有时会跟老同学或朋友见面。聊起很多从前和以后。

    有的时候,我爱朋友甚至等同与爱自己。

     


    2006
    年的秋天,上海终日阴雨。天冷的时候,特别容易想起从前。

    上班,下班,吃饭,睡觉,买东西,逼自己每天看一点书。

    安心地和他在一起。装小新装小丸子装无赖泼皮装村长,为了剪坏头发长胖两斤想念妈妈无理取闹哭哭啼啼。

    不知道爱情到底是什么。只是手拉手走在路上,看过去是被宠爱的女子。

     


    和爸爸妈妈通电话,少则几小时,多则几天。听他们唠叨。

    感谢用淡淡语调跟我聊天的爸爸,朴实却句句真理,永远不放弃自己的追求,坚持,并且忍耐。

    感谢一直想念我的妈妈,舍不得我离她那么远。我会一直握着你的手,听你的话。

     


    12
    月,阴霾很象久的上海,终于进入冬季。年底将至,工作上的事渐渐多了起来。一点点的实践累积,总算一切还算有条不紊。

    暖人心窝的情节永远存在,变的是人,不变的是我们年少的时光。

     

    冷漠的人,谢谢你们曾经看轻我,让我不低头,更精彩的活。
     

     

    令人欣慰的是,这一年,父母是健康的,自己是踏实的,爱情是平坦的。

     

    回头看时,面带微笑,诚心期待明年会更好。

    ——————————————————————————————————
    感慨:
    1. 我的确如自己当年所说的,几乎不怀念学生时代,偶尔想起,更多地也只是想念那个时代的自己。
    2. 我以前还真是怪多愁善感的。
    3. 岁月对人的改变和雕琢是巨大的。

  • 快乐的周六 - [Photos]

    Jun 20, 2011

    最近有点小幸运,小小的好事总是掉到我头上。嘿嘿

    周六婕和太平来上海,我们一起去了长风公园海洋馆。虽然外面一直在下雨,但一点也没有影响我们的兴致。小本儿话有点少,估计是语言不通的原因。让婕说一句英文,她憋了半天,说了句“bye bye”....

    长风海洋馆有点小,但该有的也都有了。我们趴在厚厚的玻璃上,看五彩斑斓的鱼儿在水里舞蹈,简直看出了神,好想潜水呀!我要和小本儿一起去潜水!! 动物表演开场前,有个男孩走过来,问我“你会说中文吗?”我说“啊?”他说“哦,会说啊。等下请你当我们的表演嘉宾好吗?你要和我们的海狮握一下手,然后它亲你一下,可以吗?”我忙不迭地点头,说可以的可以的。小海狮身上滑滑的,主持人让我坐一边,把头发拨到耳朵后面去,等我准备好了,小海狮就飞快地滑行过来,在我脸颊上留下一个带着鱼腥气的吻,然后又飞快地滑走了。它的胡子长长的,有点硬,真是可爱死了。。。。

    晚上去021吃上海菜,座位不好,环境一般,但是服务超级好!点菜的时候,餐厅经理一直说“点这个,老外喜欢吃这个”,我不断更正“不要总说老外喜欢吃什么!我们更重要,他们是陪我们吃饭的!”最后,他还送给我们一人一盅酒酿圆子。真是好人!!

    现在苏州到上海只要20分钟,薛婕小姐,我们要多见面才是!


    阿姨弄的。。。。。。。。。。


    他亲完我,就快速地闪开,吃鱼去了。。。

    一条数米长的老鱼

    小本给我做的爱心晚餐。

    照片多,我慢慢贴吧。

     

  • 两年前 - [Photos]

    Jun 20, 2011

    在中山公园,和小本儿去散步,那会儿我们认识没多久,但好像感情还挺好的。

    那天公园里有很多大爷大妈唱歌,还有小朋友在放风筝。我们在小树木里散步,出来的时候,我录了一段录像,回看的时候才发现他的头上被盯了一个硕大的蚊子包。他很不好意思,一直用手去摸,最后越摸越大了,哈哈

  • Drive to the Future - [Photos]

    Jun 17, 2011

    今天中午很幸运,亲自坐上了概念En-V小车。去年它在世博GM馆红到不行的时候,我还没有进GM。今天上午收到邮件通知中午有试乘,毫不犹豫地报了名,然后我够幸运了被列在了30个人的名单中。

    小车很帅很可爱,未来世界的道路真的会开满这样车吗?

    最近越来越想考驾照,但是我实在讨厌周六被占用啊。。。。。

     

  • 六月 - [Bits & Pieces]

    Jun 14, 2011

    早上与婕讲电话(她这个周末就要来啦!!!),她说起我最近变懒了,博客都很少好好更新。的确是这样。微博不是好东西,让人的生活变得琐碎而无章。

     

    因为早上的对话,我回头看了一下过去几年6月份的日志。

     

    每年的6月,都是关于儿童节、入梅、感冒、生日,还有各种各样的感情纠葛。

     

    07年的6月,步入职场第二年,仍然懵懵懂懂,和SF在一起,平平淡淡。08年的6月,我已经和SF分开了。那时上班无所事事,终日与D先生在MSN上聊天逗乐,下班了要么去健身房上一节让我大汗淋漓的spinning课,要么约上朋友去看一场摇滚演出。到了09年的6月,我已经认识了本。我总是在看电影时在他膝盖上昏睡过去,工作日的中午他有时来我公司附近找我吃午饭,临别时我们带着太阳镜站在马路边上亲个吻。10年的现在,本在法国,我还在上海。闺蜜们都结婚了,朋友们都开始忙工作和生活。我和不同的朋友吃饭聊天喝酒,回到家,本总在SKYPE那头等我。现在,11年的6月,我和本又快乐地在一起了。我换了工作,仍然以吃喝玩乐为人生的最大乐趣。很快我就要过我的第8个19岁生日了。

     

    希望明年的现在我再看到这些时,能够离实现我的两个愿望更近一些。

  • 杂事 - [Bits & Pieces]

    Jun 14, 2011

    上周五下了一场畅快的暴雨,下班时交通拥堵异常。班车比平时晚了四五十分钟才到人民广场,我和采购部的大叔还有实习生汉娜一路诅咒加说无聊的玩笑话。7点整,延安路高架的护栏灯准时亮了起来,蓝色的荧光照亮了整条马路。上海真美。

    昨天晚上与妹妹还有本一起吃饭。妹妹本周处于两份工作的交接期,白天无所事事,晚上饭局不断,羡煞旁人。在时代广场下面的香港餐厅吃完饭,转去六楼的电影院看“功夫熊猫”。真好看,我几乎从头笑到尾,眼泪都要笑出来了。右边,小本儿一直握着我的右手;左边,我用左胳膊不断地捅我妹,但她仍然义无反顾地呼呼大睡着。。。

    我好像又有点感冒了,最近半年的感冒,主要症状表现为左边鼻子不通气,真是奇怪。还有今天早上下班车后,往楼里走时,楼下某个老板的小车开到门口,一女的看也没看就开门了,撞上我的胳膊,到现在仍隐隐作痛,哼!

  • I officially HATE korean restaurants now.

    I love you, girls!

  • 入梅 - [Bits & Pieces]

    Jun 10, 2011

    上海昨起入梅了,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将天天又湿又热,但是我不太介意的呀。

    昨晚上了半节舞蹈课,然后匆匆换回衣服,抹了把脸去赴一个饭局。去之前,我没想到会有那么多人,妆掉了一半,也没洗澡。在仙乐斯里一家不大的餐厅,拼了一张数米长的长桌。三道菜,三杯酒,两杯下肚,我已经开始双眼发红——这点可真讨厌呀,明明酒量尚可,但红着眼像兔子似的可真难看!今天上午,小本儿发短信给我,说“我的同事说你很pretty”....我太受宠若惊了,就我昨晚那邋遢劲儿……

  • 昨晚看完一部电影,躺在床上和BEN闲聊时,不知怎么聊起自己的中学时代,我于是给他讲了我初恋的故事,他一直很认真的听着,盯着我,时不时回应一下。

    旧时月色,总是美好,但不如现在好。

    昨晚还特别想爸爸妈。对于他们,我只愿常聚,生怕一时散了添悲。那花只愿常开,生怕一时谢了没趣。只到筵散花谢,虽有万种悲伤,也就无可如何了。